中小学课题研究须警惕“三重三轻”现象
来源: 浙江省奉化区教育服务管理中心 作者: 周建国
阅读: 136 时间: 2022-09-23 09:02:15 0

教育科研是中小学教师研究并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重要利器,也是华丽转身为研究型教师、促进专业发展的重要平台,更是学校转型升级不可缺失的重要手段。然而,笔者发现,当下不少中小学的课题研究却存在着“三重三轻”现象,这些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并坚决予以纠正。

一是重开题轻研究过程。一般而言,但凡以学校名义开展的课题研究都要举行开题仪式,开题实际上是宣示、告知和动员,既表明课题研究的正式开始,也是告知和发动教师参与研究的一种重要方式,通过开题,学校把课题研究的主题、研究目标、预期的成果和要求等明明白白地告知广大教师,并鼓励他们积极参与;这样看,举行合适的开题仪式非常必要。

然而,当下不少校长却无限拔高开题仪式,过度夸大开题的重要性;比如但凡开题,首先要请各级教科研机构的专家以及高等院校的教授来校“指导”,以便课题能顺利立项;如果能够请到的各路“神仙”级别越高、人数越多,则校长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光,表明自己有超强的公关能力,更说明自己的面子大。

其次要请区域教育行政部门的主要领导“讲话”,以便能给领导留下“某学校是科研型学校”“某校长是研究型和专业型校长”的印象,为以后的进一步晋升而奠基。

再次要动用人脉关系请媒体记者“录像、录音、报道”,以便记者妙笔生花宣传和推介学校,有利于扩大学校的影响力,有利于提高学校的知名度和美誉度。

最后更要在校园网上反反复复滚动播放,以炫耀学校正在用教育科研追求教育教学的高质量,以宣示校长科研兴师、科研强校的坚强决心。

然而,在热热闹闹的开题以后,却没有了“下文”,也就是开题以后学校并没有把研究的具体任务细化、分解、分配给教师,更没有向教师提出具体要求;至于研究方向的及时调整和研究的推进,积累务实详尽的研究资料等举措,更是空白。

如果到了课题的结题时间,才“临时抱佛脚”,匆匆忙忙指派几个“笔杆子”“挑灯夜战”、加班加点、“复制粘贴”、东拉西扯,拼凑应付。因此,“开题时轰轰烈烈,过程中冷冷清清,结题时拼拼凑凑”可见一斑。

其实,中小学教师作为实践者,当下他们最需要通过课题研究变革实践,通过课题研究使自己更加理性、更加冷静、更加“丰满”,通过课题研究使自己成长和成熟起来;所以,他们的课题研究与其说是写出来的,不如说是做出来的,也就是他们的课题研究的生命力在于实践,在于踏踏实实的行动研究。

基于此,学校不但要宣传发动,而且要把课题分解、细化,把研究的任务分配给教师;广大教师应该以课题研究的主题为准绳,从中发现、看见、挖掘和聚焦自己学科的相关问题,边研究边搜索并阅读相关的信息情报资料,不断筛选、整理、整合文献,不断学习和内化,不断用理论武装头脑,不断破解问题,不断跟进实践,并和同事一起开展合作研究,不断碰撞切磋、总结、梳理、提炼、生成本土理论,不断分享应用研究成果。

在研究的过程中培养自己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在研究的过程中养成学习理论、修补短板的习惯,在研究的过程中摸索到课题研究的“门道”,在研究的过程中探索教育教学高质量的新路径,在研究的过程中改善学校的管理品质。

二是重评奖轻应用。评奖是有关部门对课题研究者辛勤付出的肯定和褒奖,通过对研究课题客观、公正的评价,激发研究者的内驱力,同时激励更多学校、更多教师应用课题成果,拓展视野,优化教育教学。当然,研究即使有瑕疵,即使失败了,也能警示和警醒他人,避免同样的错误再次出现。

然而,评奖却成了当下不少课题研究的唯一目标。因为有了课题研究获奖证书、奖牌或奖杯,学校就能扬眉吐气,评定星级、特色和示范性学校等就有了无与伦比的资本,教师评聘高级、特级、正高级教师,或参加拔尖人才的评选以及参评各级名师就有了重要砝码。

正因如此,有些学校和教师的课题研究就是奔着评奖而来,不但削尖脑袋,而且使出浑身解数争取课题得奖,比如有些干脆花费大额资金找第三方“托管”课题,有些不惜出重金雇“枪手”,下血本印刷精美文本,或斥巨资制作漂亮视频,甚至和教科研专家拉关系、套近乎、“送红包”。

不少教科研机构也把评奖作为抬高自己的威信以及权力寻租的契机,不少专家更是抓住课题评奖的机会大捞一把,把原本的指导、服务变成了利益等价交换的商机,谁“付出多”,谁“得到”就多;谁送得多,谁的获奖概率和获奖级别就高;纯粹的课题评奖不但深受潜规则的影响,而且完全变成了利益交易。

为了扭转这种极不正常的局面,笔者以为,有关部门要在加强行风建设以及对专家的廉政风险防范管理的同时,要创新评奖方式,把专家的“一言堂”变为专家、领导和名师代表等共同参与的“群言堂”,把专家独评变为专家、科研骨干等共评,或组织盲评,或交由第三方评比。

此外,还要考量课题成果推广应用的实效性。教科研机构要组织力量深入学校听课、面试和答辩,考核教师研究的实际参与面,以此杜绝课题研究的虚张声势和华而不实,杜绝课题研究只是少数教师的“闭门造车”和“高高在上”。

同时还要考量课题研究是否转化为教育教学的“生产力”,一线教师是否在深化研究,是否在应用成果,是否在改进自己的教育教学,并组织他们谈经验、讲做法、说困惑、诉需求;以评奖为契机,建构倒逼机制,鼓励教师做起来、用起来、改起来、说出来、写出来,引导他们在课题研究中成长自己。

三是重有形成果轻无形成果。有些学校虽然课题研究频频获奖,获奖的证书、奖杯、奖牌虽然堆积如山,但是学校还是应试第一和升学至上,教师的教学还是“满堂讲、满堂考、满堂练”,学生的学习还是围着“题海”打转,课题研究和教育教学还是“两张皮”。

由此看来,课题研究和成果只是学校的“花瓶”,只是对外宣传和炫耀的“金名片”,而教师和学生改变的“无形成果”几乎为零。

为此,学校要把科研兴校和科研强师化为实际行动,要切实端正课题研究的态度,自觉调整成果得奖的心态,要发动、引导和鼓励教师把课题做在课堂教学的变革上,把论文写在深化“双减”的探索中,把反思写在帮助学生的幸福学习中,把心得写在关照中下等学生的思想和心理变化中,把随笔写在自己的专业发展上。

尤其要引导教师从课堂教学中去发现、挖掘和梳理问题,把教育教学的热点、痛点和堵点等提炼成相应的研究课题,并通过磨课、磨题、做题、上研究课公开课示范课、听课评课改课、优化作业和考试、沙龙论坛、征文比赛,以及陪伴学生一起读书、写作,一起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等形式,发现、发掘、梳理、积聚、加工和放大本土经验,生成草根理论,推广应用。

这样的寓教于学、以学促教、面向全体学生和减负提质,学生才能获得快乐和幸福;这样的教学相长和教科研一体,教师才有获得感和成就感;这样的师生改变的“无形成果”和“无形资产”似乎看不见、摸不着,但却是提升教育教学内涵的“第一生产力”,是学校转型升级的重要引擎,这样的教育科研才深受广大教师的喜爱,这才是中小学校应该做的课题研究。

作者:周建国  浙江省奉化区教育服务管理中心

点赞是一种美德
0次
转发是一种境界
网友评论
置顶